那根葱

2016年,冻成狗

似藏有时候忍不住感叹,现在的年轻人都怎么回事啊……

比如某些年轻人不好好专注人斩的工作,跑去搞什么流行乐团,唱的那些歌在自己听来简直是电锯砍树里掺和着一群野兽乱嚎。

比如某些年轻人不好好注意自己形象,非要去王师傅那里搞个杀马特洗剪吹焗染烫,成天跟个刺猬似的难不难看啊,虽然眼不见心不烦但是还是好烦啊……

比如某些年轻人完全没有作息规律,有时候半夜两点还在对着电脑噼里啪啦地敲键盘真烦,有时候早晨开例会根本不见人,高杉大人坐在那气的一个劲抽烟,然后忍不住去找他发现居然还没起床……

比如某些年轻人完全不懂得尊老爱幼,把一堆工作都推给老头子我然后自己玩音乐去了,平均三个暗杀任务得有一个是我替他砍的……

比如某些年轻人有作风问题,平常跟那个唱歌的女艺人老在一块不明不白的,同时又经常跟高杉大人一起出去一整夜不回来,估计是逛花街去了吧,还是有什么东西被我忽略了……

比如某些年轻人……

唉……

“小万呐,你这样下去可不行呐,你们这些年轻的人斩一定要把全心全意都投入自己的刀啊……现在这花花世界诱惑太多了,老头子我眼不见心不烦,你好歹也戴个墨镜,也要看清楚脚下的路啊……”

万齐坐在船头没反应。

“得嘞,你又沉浸在音乐里没听见吧……”

似藏都觉得自己啰嗦了,没趣地转身要回去。

“要喝吗?”

万齐还背对着似藏坐着,手里捏着一听啤酒。

“啤酒的味道啊……”

二人并排坐在船头,似藏望着模模糊糊的月光的方向,一口喝了小半罐。

“前辈一定觉得在下是个异端吧……”

“嗯哼。”

“脚下的路在下当然清楚。”

“你这不是什么都听到了么……”

“因为在下达不到前辈那种敬业的高度啊……阁下是由内到外的人斩,而在下……”万齐喝了一口啤酒,“在下首先是音乐人,其次才是人斩……”

“是么……看来是我跟不上你们的思想了呢……不过小子,长大一点吧,毕竟鬼兵队里需要的是一个强有力的人斩,而不是文艺团呐……”

“是是……”

后来铁矢制造出红樱献给高杉之后,万齐立刻被那种来自金属机械人工智能的低沉旋律给吸引了,仿佛那不是一把刀,而是一张珍贵的白金唱片。

“你们两个谁想试试?”高杉问。

似藏抢先一步获得了红樱的使用权,这一点让万齐非常不满。

“那不是你玩的东西,年轻人,它的味道太暴戾了,你镇不住它的。”

后来万齐就被派到春雨去谈判合作问题了,而等他回来时看到的第一眼就是跟红樱一起毁灭了的似藏前辈。

那个在自己耳边叨叨个不停的老头子,终于不在了吗……

所以后来看到神威队阿伏兔不尊重耍脾气的时候,万齐就愤怒地扯过兔子耳朵对其进行深刻的思想教育和严厉的零食禁令。

“哎?河上君这是咋了怎么这么火大……”

以至于让阿伏兔产生了困惑。

评论 ( 1 )
热度 ( 19 )

© 那根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