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根葱

2016年,冻成狗

【坑】欢迎来到银魂公寓②

“实在万分抱歉!!”

坂田银时在志村姐弟面前老老实实跪着道歉,天然卷头发上还在一滴一滴往下流着橘子汽水,有几缕汽水还带着草莓的颜色一起从头上喷射出来,旁边的地上有碎掉的汽水瓶玻璃碴。

“怎么说呢……看到新来的邻居有些得意忘形了……其实也是想教教新一君如何对付学校里的不良少年的!我是好心的啦,绝对不是什么坏人啦!”银时还在结结巴巴地为自己洗白。

“是新八。”新八纠正。

“嗯,我看阿银也不像坏人,小新你就放心吧,没有人能欺负我的!”

“是的!我是不敢欺负猩猩养大的女孩的……唔啊!!!”

“姐姐不要再打了!否则我们就是杀人犯了啊!!”

再次被打的阿银倒在地板上不动了,头上流下来的橘子汽水和草莓汽水比刚才更多。

之后闻声而来的登势婆婆对此并不见怪,对志村姐弟表达歉意以后,就一把抓起天然卷直接拖走,很快楼梯间就传来了连打带骂的凄惨声音。

“废柴你今天再交不上房租,就给我卷铺盖滚到院子里去睡!”

“再宽限几天啦老太婆!下周我才发工资啊!……”

果然是很能闹腾的主儿呢,新八不禁对刚刚的敲诈犯产生了怜悯之心,或许讹三百块也只是想拿来抵房租,逼得有些不择手段了。自己作为象牙塔里的学生,很难体会到需要养家糊口的社会人心情……

姐姐也一样日子过得不容易,还要供自己上学。

一定要好好学习,考个好成绩!

新八憧憬地望着窗外的晚霞,远方的火烧云流动交织成一片粉红色的大花裤衩纹理。


(二)

跟老太婆讨价还价半天,总算是用打扫厕所的代价又延长了一周交租期限,于是在大家都在吃晚饭的时候,坂田银时却要一个人蹲在厕所里拿着拖把擦地,边拖边骂。

“可恶,这是谁这么没教养,非要尿到便池外面啊!是矮子吧,一定是矮子那家伙,什么【哔——】右偏是天生豪杰的资质,你见过哪个豪杰这样上厕所了啊!豪杰也没有长那么矮的啊!只是身高一点就已经没有可能了好不好!……”

“银时,背后说人坏话是不对的。”

此时推门进来的人是桂小太郎,也是银魂公寓的租客,银时同层的邻居。

见有人进来了,银时就停下了手里的拖把,杵在地上:“假发你瞎啊,没看见门口挂着打扫中的牌子吗?哎哎,别踩我刚拖的地!”

“不是假发是桂。”

桂无视了银时的警告,径自走到便池准备解手:“还有你刚才说的不对,豪杰跟身高没关系的,比如法国皇帝拿破仑就是个矮子。”

“啰嗦,我知道的啦,我只是吐槽一下矮子而已,他……”

“高杉他虽然现在做了不良的职业,但我相信他内心深处一定还铭记着老师的谆谆教导!只要我们都帮助他爱护他,还是有浪子回头的机会的!”

“怎么听起来像高杉犯了事儿似的,酒保怎么就成了不良职业了!虽然他看起来像个未成年但是早就已经可以喝酒啦!……”

然而银时依旧不能对上桂的脑电波,桂一边继续唠叨着《拯救失足少年从我做起》的演讲,一边很快解手完毕,拉上裤链洗手走人,没人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听见银时的吐槽。

银时挠了挠脑袋,觉得刚才打算跟桂理论的自己才是最有病的。

还是赶紧拖完地,然后吃饭好了,银时把拖把重新握在手里接着干活,不经意地低头瞥到了刚才的小便池。

“原来尿外边的人是你啊假发!!!”


公共厨房里的桌上放着一碗保鲜膜封装的炒饭,放到微波炉里叮一下就热腾腾的了,老太婆真是刀子嘴豆腐心。

正在银时吃饭的时候,刚搬来的新住户志村妙手捧着盒子来到了厨房。

“啊啦,阿银先生辛苦了啊~”

温柔的招呼反而让银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不,不辛苦,我一点都不辛苦!阿妙小姐找我有事吗?!”

“没有啦,只是新住户来拜访一下新邻居而已,按我们那儿的习俗,要挨家挨户送点心,所以,请收下!”

阿妙从手中的盒子里端出一个纸杯蛋糕放在银时面前。

本以为可以就着炒饭一起吃点心的银时瞬间感到纸杯周围弥漫着诡异的紫黑色气场,里面装着奇怪形状的黑色不明物质,有怨灵的气息环绕着身边。

“这,是啥。”

“纸杯蛋糕。”

“蛋糕在哪里。”

“就在你面前哟阿银先生。”

“有吗,我只看到了惨遭蹂躏的鸡蛋,黄油和面粉的冤魂。”

“只要是烤出来的蛋糊就叫蛋糕哟。”

“不,它只能叫可怜的蛋糊。”

“阿银先生真幽默呢~”

“我没有幽默喔,我说的是事实,这坨暗黑物质哪里像蛋糕了。”

“不信的话就尝一尝嘛。”

“真的可食用嘛?我全身的神经都在叫嚣不要靠近呢。”

“可是我弟弟小新一直吃这个,不是一点问题都没有吗?”

真是可怜的弟弟,银时心想。不过既然那个四眼现在还存活,所以吃下去应该不会死,就算是难吃,当着新邻居面坚持一点都不尝也不太好。

【不用全吃,意思意思就好啦】,抱着这样的心态,银时拿起蛋糕纸杯,咬了一口。

“咔嚓。”


当晚,整个楼上跟银时有同样想法的老住户们集体上吐下泻,拉肚子的人在厕所排成了长队,刚刚被银时打扫干净的厕所一夜之间重新变回了一塌糊涂的原样。

所以第二天早晨高杉晋助下班回来,发现宿舍里集体躺尸的时候,非常地诧异。

“卧槽你们都咋了,集体喝大了吗。”

“矮……子……我们……遭到了……生……化……武器的袭击……”躺在床上半死不活银时断断续续地说。

“高杉……要……替我们……继承老师的……意志啊……”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桂断断续续地说。

“我……还想……再……买只股票……”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坂本辰马断断续续地说。”

“……要我去替你们买棺材么?”高杉这么说着就头也不回地从开门往外走了。

“哦不小晋不能抛弃我们啊!欠你的钱不还了喔!咒你不长个哦!!”房间里的骂声此起彼伏,然而当事人却早就走远了一点也没听见。

过了不久高杉又回来了,手里提着从街上大药房买回来的三九胃泰,面无表情地把塑料袋丢桌子上,然后拿起暖瓶去厨房打水。

“我就说了,高杉内心还是个优秀青年,早晚会浪子回头的。”桂说。

“那刚才咒人家长不高的是谁啊。”银时反驳。

门再次被推开,高杉提着热水回来了,不过另一只手里拿着散发着熟悉的暗黑气息的纸杯蛋糕。

“矮子,你手里,拿的啥!!”

仨人好比看到了恐怖袭击的炸弹一般吓得全都缩被子里面。

“诶,这是新搬来的女孩送给我的点心啊,我去厨房打水的时候正好碰见她……你们这啥反应?”

“少废话!!快扔掉!你是这楼上唯一幸免于难的人!不能再有无辜的牺牲者了!”

“可是,不就是糊了一点么,不至于这么可怕吧。”高杉说。

“你对糊了一点的标准到底有多低啊!!”

不顾众人阻拦,高杉还是咬了一口蛋糕。

咔嚓。

“呃唔!…………”

高杉突然捂着胸口弓起了身体,浑身战栗。

“高杉!你没事吧!!!”仨人赶紧掀开被子从床上跳起来去抢救高杉。

“没事……我只感觉……有一只黑色的野兽在我心中不断地咆哮……”

“这种时候还中什么二啊!!!!!”


最后的结果是四个人都喝了三九胃泰,在床上躺尸。

“不过我觉得黑色野兽的感觉真的很爽啊……”

“闭嘴中二矮子。”


【应该会TBC吧~】


评论 ( 2 )
热度 ( 14 )

© 那根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