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根葱

2016年,冻成狗

有一天,5级的大俱利突然问正在厨房做饭的烛台切光忠。

“麻麻,我是从哪里来的?”

烛台切光忠正在专心于切手里的白萝卜,听到这个问题,手里的菜刀稍微迟钝了一下。

“你呀……你是……我从沟里捡来的。”

“……是山沟里吗?”

“……啊,没错。”

“…………”

“怎么了俱利?”

“没什么。”然后大俱利就低着头跑了。

烛台切有些疑惑,用小指捋了捋额前垂下来的头发,继续切菜。

原来小孩都是从山沟里捡来的啊……

大俱利伽罗在本丸的空地上玩沙,回想着烛台切的话,沙子从铲子边缘滑落出去,没有倒入桶里。

他开始想象远处的山里有一条小溪,有裹在襁褓里的小孩子从溪水中飘出来。那是一个暴雨倾盆的日子,麻麻烛台切循着哭声来到了山涧,发现了小小的孩子在溪水里面飘荡着哭着,赶紧一把捞起来抱在怀里往家跑,为了保暖还把自己的手套摘下来包在孩子身上……

麻麻一定很爱我,否则不会跑到那么远的山沟里去把自己捡回来养的,大俱利坚信。

“你们这群笨小孩,都被麻麻给骗了!”

6级的小鹤丸自信满满地对着孩子们演讲。

“胡说,麻麻不会骗我。”大俱利反驳。

“其实,小孩都是从万屋买来的!世界上有专门卖小孩的地方,家长都是从那里把我们买回来的!”

“真的吗?”大家的眼睛都望向了小鹤丸。

“像我这么聪明又帅气的四花刀,要卖一百块!像平野这么漂亮又可爱的刀,也要卖八十块!像俱利这样又黑又不爱说话的家伙啊,五块钱能买仨。”

“诶,原来是这样的嘛?俺还以为俺是从地瓜地里长出来的!”陆奥守挠着后脑勺哈哈大笑起来。

“像我这样的……一定是买大哥的时候赠送的吧……”山姥切又裹了裹自己身上的布。

大俱利小小的心灵受到了打击,鹤丸说的话看起来好像是真的,他在孩子们中间威望很大,好像什么都懂的样子。

晚上做晚饭的时候,大俱利把今天的见闻学给烛台切听。

“哪个小兔崽子胡说八道!!!老娘我当年在5-2沟了三天才捡到你我容易吗!”

“……”

“我竭力说服婶婶把你留下给我养着,一把木炭一把玉钢的把你喂养大我容易吗!”

“麻麻……”

“我费了多少心受了多少累,怎么我家俱利就五块钱仨?不行,我找大鹤那家伙说他两句去,怎么管孩子的!”烛台切撇下围裙,准备要找大鹤来一通菜刀乱舞,结果被大俱利拉住了衣角。

“麻麻……你别生气了……”

看着马上就要哭出来的大俱利的脸,烛台切还是心软消了气,放下了菜刀。

“好的好的乖,我不生气了,但是俱利才不是五块钱仨的孩子,俱利永远是我的宝,知道了吗。”

“恩……”

于是当天晚上大鹤吃的甜点抹茶冰淇淋里面就加了芥末。






PS:

“愚蠢的欧豆豆们,还是让我来告诉你们真相吧~”

马当番偷懒的青江蹲在孩子堆里面,压低嗓音神秘地说。

“其实啊,你们都是婶婶和刀匠生的孩子,以后见到刀匠先生,要叫爸爸,知道吗。”

“哦……………………”

结果是刀匠突然被很多小刀剑抱着腿喜当爹,青江意外受了中伤手入,之后连续做了一个月马当番。

然而最终却没人能给出纠正的解释。



(跟基友讨论童年,以及重温大耳朵图图的梗的产物)

评论 ( 2 )
热度 ( 18 )

© 那根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