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根葱

2016年,冻成狗

【坑】欢迎来到银魂公寓①(现市设)

现代市井设定(简称现市设),如果能脑补出闲人马大姐、我爱我家,家有儿女、爱情公寓这一类电视剧的味儿,那就太好了(´・ω・`)

既然打了【坑】,那就说明可能……你懂的……

好久不写东西了,叙述描写手法都快忘干净了,可能就是对话流水账而已,不要期望过高2333

(一)

【江户市东区 武士大道 歌舞伎胡同213号 银魂公寓二楼205】

志村新八看着手里的地址条,在繁华的江户市区人流中穿梭,东打听西打听,七拐八拐才找到这偏僻的租房地点。

眼前的老式公寓楼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旧一点,四面楼围成一个院落,很像旧职业学校的构造,闹不好就是个旧学校改的。唯一的入口敞着两扇大铁门,不久前喷涂过银粉,显得很新,然而看看旁边挂着的门锁,老旧的铁红色油漆透露了大门的内在岁月。

公寓楼有三层,外露的走廊有绿色油漆的铁栏杆护着,没有封窗,所以能清楚看到家家户户的老式防盗门,有的走廊里还堆满了各种旧货破烂,没人在乎火灾隐患么?

毕竟这里的房子比较便宜,破烂点儿也算对得起价钱,而且主要是离学校近。新八今年要念高三了,家里的姐姐无论如何要来照顾他的起居生活。

“父亲走后我就只有你一个亲人了,与其我一个人窝在家里,还不如来城里打份工呢,也算为你攒点学费呀。”志村妙是这样说的。

有人照顾虽然是好事,但是,姐姐烧的饭不是一般的难吃啊……

新八想的这儿,叹了口气。

“喂,门口的小鬼,是来看房子的人吗?还是来踩点儿的小偷哇?”

门口小卖部窗口的老婆婆凶巴巴地问道。

“不是!我,我是来看房的!我叫志村新……”

“啊,新一君啊,看你这么傻乎乎的也不像是小偷。”

“是新八……”

“管你新几,快点跟我来就是了。”

老婆婆在柜台底下摸索了半天,拿出一串钥匙,然后打开小卖部的侧门走出。

“源外呐,帮我盯着门点儿,我出去一趟啊。”

“知道了!”公寓大门对面的修鞋摊儿老大爷朝老太婆招招手,手里还握着修鞋的小铁锤。

新八跟在婆婆后面上了二楼。如果这就是房东的话,那么一定是租房信息里写的那位【登势女士】了。

“喏,那就是你的房,刚刷了墙,是新的;厕所在西头,厨房在东边,你们一层人共用;洗澡的话,出门左拐不远有个澡堂儿,还有啥问题不?”登势一边指画着方位,一边简短地解说着。

“那,那个,我还想了解一下……邻居的情况,因为我想安静点学习……”

“你隔壁这家也是学生,不吵的,边上住着楼下修鞋的那家,那老头晚上回来倒头就睡,也没啥动静,真正闹腾的主儿都在那片,碍不着你事。”

新八随着登势的指向看着对面的二楼:“那就好……顺便问问,那边,都是啥人啊?”

“邻居你也得亲自去拜访一下,光听我说这不顶事啊,难道小鬼你怀疑婆婆家里住着坏人吗?”

“没有!绝对没有!”

“看好了就尽快搬过来吧,每个月的房租要尽快交知道吗。”

“是是是……”

送走了房东登势,新八感觉紧张到了极点,跟犯了错的学生见教导主任似的,腿都软了。

搬家公司的车很快就把家具物什送了来,跟着家具车一起送来的还有新八的姐姐,志村妙。

桌椅橱柜和纸箱卸在了院子里,然后阿妙就与搬家公司的人付清了费用,微笑着送客了。

“姐姐!我们还没有把家具搬到房间里啊,怎么先把人送走了!”新八着急地追问。

“小新啊,要雇人家给搬上楼的话还得加50块呢,能省一点是一点,我看咱们自己多跑两趟也能搬上去。”

“可是……姐姐你是女的怎么能……”

“我怎么就不能啦?”

“…………不能就是不能!……”

新八也知道其实姐姐力气不小,只是自己作为家里唯一的男子汉,不想让姐姐卖男人家的力气罢了。

“喳喳喳喳吵死了啊!新搬来的人都是发情期的少年吗?”

突然一个懒散的声音从头顶方向传来,新八抬头一看,一个乱糟糟天然卷头发的男人倚着走廊栏杆正在围观,粉红色的大花裤衩在绿色的栏杆之间显得分外显眼。而他所在位置正是登势所指的【真正闹腾的主儿】那片楼的二楼。

“对,对不起!!”

“阿银我可是昨晚刚值了夜班,才睡下不久啊喂!”

明明现在已经是下午了,过一会儿夜班都该去换了,到底睡多久才算久啊!新八在心里吐槽。

“哦,正在搬行李啊,就靠一个豆芽菜和一个漂亮妹子吗?那可不行,需不需要汉子帮忙啊?”叫阿银的花裤衩青年边说着边往楼梯口走,下楼后直奔姐弟俩而来,很轻松地就扛起一口柜子。

阿妙赶紧摆手:“这,这怎么好意思……”

“这算啥,都是邻居嘛,要是让女孩子下力气让老太婆看到了,还不得骂死我们。”天然卷扛着柜子还能腾出一只手挖鼻,趁姐弟俩不注意的时候抹在了柜子底上。

“那真是太感谢了,阿银先生!”

“叫我阿银就好。”

新八搬着纸箱跟在阿银后面,刚见面的时候还怕这人会责骂自己,没想到实际上蛮热心的,某种程度上跟登势婆婆有点相似之处呢。

虽然眼前的男人是穿着粉红色大花裤衩的奇怪男人,但是新八觉得,这个男人坚强有力的背影,有着值得追寻学习的东西隐藏在里面,将来自己也要变强,强到能独立支起这个家,能让姐姐一直幸福地微笑着。

在阿银的帮助下,行李很快就搬到了屋里,大件家具也已经放好位置,阿妙说给大家买饮料犒劳,顺便见一见房东婆婆,就一个人去小卖部了。

“哟西,东西都搬上来啦,不用太感谢我,给我300块就好了。”

“真是谢…………啥?!?!”

新八刚想感叹这公寓邻居们真是热心肠雷锋在世,结果刚张嘴道谢就被噎回去了。

阿银一边挖鼻一边用那双看不起人似的死鱼眼盯着眼镜少年:“惊讶什么?阿银我也没说过是白干的喔。”

“搬家公司才50块!300块简直是敲诈啊!”

“小鬼啊你不懂,搬家公司是一个人50块啦,他们四个人加起来会要你们200块的。”

“那也不到300块啊!!而且,我也搬了不少箱子啊!又不是你一个人搬的!”

“放心好了小鬼,以后你不在家的时候,你姐姐要是有个搬搬抬抬的活儿,我还可以过来帮忙的嘛~一次性雇佣比较划算不是嘛?”

完蛋了。

凭新八十几年的处世经验来判断,这话有两层意思,表层就是字面意思,里层是说……拜托!婆婆不是说楼上没有坏人吗!这种标准街痞流氓收保护费的口气是怎么回事啊喂!

“敢威胁我姐姐的话,我不会饶过你的!”新八压低声音强硬地回答道。

“敢威胁我弟弟的话,我也不会饶过你的喔,阿银先生~~”

此时志村妙突然出现在两人背后,手里还拿着刚买的玻璃瓶汽水,脸上带着人蓄无害的微笑。

【TBC】

评论 ( 2 )
热度 ( 14 )

© 那根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