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根葱

2016年,冻成狗

【银魂动画290】人不逗比枉少年,只是当时已惘然

今天看动画更新,攘夷回忆杀那段儿暂停了三次来平复心情。

然后又倒回去看了四遍台词和画面,截图,看着傻笑,找基友吐槽。

自此,日常中的两段高能攘夷回忆杀都已经动画化了,当初追漫画的时候就魂牵梦萦的情节。

一个是同学会篇,诞生了养乐多这个伟大而神奇的梗,还有易拉罐和逛花街等等。

一个就是陆奥篇,长(短)男,乐高兵队,长得矮却叫【高】杉什么的,快把高杉损到家了23333

一个天然卷废柴,一个电波白痴,一个傲娇笨蛋,一个没头脑傻缺,四个逗比凑在一起,还有个joy4这种乐队组合似的逗比名字(话说都记不清是啥时候起的了),但是真的好喜欢他们,缺谁都不行。

虽然是战乱动荡的年代,欢乐却从来不会缺少,少年果然是人的一生中最热情奔放的时候。

看来攘夷时代他们的关系差不多是这样的:

银时和高杉经常吵架,但是明显高杉没银时嘴贱,往往吵不过银时只好打起来。坂本常常负责和稀泥,结果是夹在中间被打,不过效果拔群。假发有时候也会跟高杉吵架,不过由于脑电波无法对接,所以不会像银时那么激烈,掉线了以后就只好停下来。有时候假发会掺和进银时和高杉的吵架,不过由于脑电波无法对接,很可能把话题导向奇怪的方向(比如我们改捏饭团吧!)。

少年嘛,吵吵闹闹的才正常,可以没大没小,可以无忧无虑,可以犯错不被责罚,可以不在乎明天是什么鬼。

去逛花街却不敢干真事,偷偷摸摸喝酒,中二病爆发,觉得自己什么都能做到,逗比一点又何妨。

(不知道鬼兵队的众人知道自家大将这段黑历史会怎么想23333)

然而这群逗比们不得不手里拿着剑,脸上溅着血,心里装着仇恨,去杀人,去活命。

好不容易找到的信仰,很快就丢失了,千辛万苦去寻找,找来的是亲手毁灭信仰的结局。

没人知道信仰破灭以后之后,被放逐的三个少年又经历了什么。

最纯良的那个疯了。

最冷静的那个狂乱了。

最该崩溃的那个,反而是沉默。

脱下战袍,化身最普通的小市民,隐然市中,虽然日子过得游手好闲的,可也没颓废,毕竟还是有很规律地吃甜食嘛,哪个侦探说过来着,一个人自杀之前是不会煞有其事地准备吃甜食的。或许甜得发腻的草莓牛奶真的是让武士变软弱的东西,把过去的血腥味儿都给遮了——虽然后果是有糖尿病的危险,搞不好【哔】会爆炸。

另一个脑袋虽然依旧电波,但是并不妨碍他的思想,三个人中只有他还能认真地考虑国家命运,并想去改变现状,为此集结力量努力着,优等生并不只是成绩上的数字,而是真正继承发扬老师的意志——虽然桂的电波脑袋真的是救不回来了,全是荞麦面回路浸满了奇怪味道的酱汁。

那个疯了的家伙,真的做了一系列疯狂的举动,两眼充血地喊着毁灭的口号,令人闻而生畏。实际上,疯狂是为了隐藏背后的悲伤和痛苦,高杉无法像银时一样放下一切去做小市民,也无法像桂一样冷静下来理智思考,他只能把自己变成危险品,不计后果地使用一切手段,将眼前的仇敌杀掉——虽然他口中的幕府已经被手下一拳揍扁了,然并卵。

而坂本作为局外人,只是看着三个人互相争吵,哈哈一笑。反正,最终也不会真的反目成仇,万一吵大发了再回来和稀泥就好了嘛。然后开启他的大船,一个人背井离乡向遥远的地方驶去。或许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看似和平的商业手段,可以消灭很多战争于萌芽之中——虽然船走到哪儿都得带着大量的呕吐袋。

时隔多年,四散而去的逗比少年们又即将聚集在一起,都老大不小了,下面毛长齐了,也可以肆无忌惮地喝酒,各自有了各自一番事业(租房也算房,小绵羊也算车),同学聚会也可以大嗓门地扯一扯峥嵘岁月,仿佛回到多年以前似的,该损人的损人,该揍人的揍人,该插一脚插一脚,该和稀泥和稀泥。

打麻将也好,喝通宵也好,逛花街也好,或者,再次一起战斗也好,不需要商量,信手拈来就是。

虽然银时已经很久都没喝过草莓牛奶了。

虽然当年的信仰是个骗局,局势发展得一团乱麻。

虽然完全不敢让纯良的家伙知道睡觉期间发生了什么。

虽然这趟买卖,估摸着要大赔一笔。

但是,逗比才不会关心这些事,忧郁焦虑只能加快发际线的退后,没心没肺的人睡眠质量才高。

愿我有生之年,得见你们四个打麻将。

(扯了一套啥我也不知道,看完了动画就啪啪啪——地敲键盘了,想到啥说啥,如果有啥奇怪的地方就无视吧哈哈哈~)

评论 ( 5 )
热度 ( 60 )

© 那根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