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根葱

2016年,冻成狗

【下雪天就应该吃火锅】

“哒哒哒哒哒…………”
干净利落的刀击砧板声,纤长的手指执着菜刀,以清脆的节拍切着牛肉,牛肉过刀之后都变为了厚薄均一的肉片。
“不愧是人斩,切肉就是细致,这活儿交给你就对了。”
“承蒙夸奖,不过,为什么只有在下一个人干活呢?”
河上万齐略带不满地将切好的肉片放进水里洗去血水,然后加了作料腌制在一边,“在下又不是厨师。”
“第一我雇了你的身手,刀功包含在内,第二,我想吃火锅。”
非常不讲道理的理由。然后高杉把烟灰磕到了水池里,重新填了一袋烟丝,借着燃气灶的火点着,万齐白了他一眼,虽然因为戴墨镜看不出来。
“牛肉,蔬菜,香菇,魔芋丝,鱼丸子,还想搁什么特别的吗?”
“沙丁鱼罐头…………”
“阁下自己吃。”
燃气灶上炖制许久的高汤散发出暖人心脾的香味,炖的差不多了。万齐拿了台电炉塞给总督大人让他先去摆桌,自己则小心翼翼地端着码好各色食材倒满高汤的火锅在后面。
“先开大火炖着,在下去拿碗筷和酱汁。”
“还有酒。”
“嗯…………确实适合喝上几杯呢。”
等待万齐回厨房的时候,高杉走到窗前去看雪。
制作火锅的工夫里,外面的世界已经换了一个色调,干黄枯败的秋色被冰洁亮彻白色完全覆盖,冷,但精神上是温暖的。像落叶一样皱成一团的精神,被雪滋润着,养护着,一点点舒展开来,变成冰中鲜艳的红枫,即便是冰冻也是美的转变。
身体也是这般道理,一顿暖热美味的火锅,最能滋润干枯的身体。热情的温度从入口到胃都是一片暖,大快朵颐的快感让胃袋体验久违的充实感,不知是养食材还是养人的高汤渗到每一个倦懒的细胞中,激活了整个躯体。
。。。。。。
“哎你怎么先吃上了?”
“开锅了。”
“开锅了为什么不叫我?还有按规矩第一筷子不能夹肉……”
“在下第一筷吃的魔芋丝。”
“…………从鼻子里呛出来吧,魂淡。”



【肚子饿想吃火锅的产物,还特地百度了一下银魂里那种火锅是怎么做的,他们的高汤是拿鱼干和昆布炖的!瞬间觉得汤头好微妙……】

评论
热度 ( 17 )

© 那根葱 | Powered by LOFTER